一元保险丝拚出营收七亿大公司

2020-06-14
一元保险丝拚出营收七亿大公司

一颗平均售价新台币一元的保险丝,如何成就年营收破七亿元的大公司?

成立于一九七七年的功得电子,是台湾电子产业中标準的隐形冠军。从「家庭即工厂」创业潮崛起,一路挺进全球前三强保险丝製造商,在消费型3C电子产品保险丝的市占率,更做到全球第一;举凡笔记型电脑、手机充电器等任何需要用到「电」的产品,都有功得的保险丝在里头。

在敲定访谈的这一天,车子从台北市区开进五股工业区,在工业区里绕了好几个弯,才瞧见藏身巷弄之中的功得电子五股厂。在这全台最大的保险丝工厂内,一天能生产超过三百万颗保险丝,看着生产线上黑色塑胶底座排排站,机器在小孔内精準插入两条导线,放上保险丝,接着瞬间加热焊接,进行电流检测,一个体积不到一立方公分的「小黑豆」(结合塑胶底座的新式保险丝)就完成了。

见到《今周刊》的记者,头髮略微花白的董事长邱鸿智立刻客气地躬身欢迎,问起创业缘起,邱鸿智谦虚地回答:「其实那是很简单的东西,刚开始我都不敢让人知道我在做保险丝呢!」

危机:外商紧缩进口量
意外踏上台湾客厅创业潮

把时间拉回三十多年前,那正是台湾经济奇蹟高速起飞的辉煌年代,中小企业与女工缔造让所有台湾人骄傲的经济奇蹟;当时的企业主,更是一只手提箱跑遍全世界的经典代表。或许很难想像,那时台北市区基隆路、南京东路一带,还是一片中小企业林立的工业区,全都一窝蜂抢进当时最红火的收音机、电话等小型家电组装生意。

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二十出头岁、刚从万能工专电子科毕业的邱鸿智,很自然地进入某电子组装厂任职。顶着专科学历光环的他,一进公司就接下生产管理专员的重任,负责调度各项零组件与生产进度。邱鸿智回忆说:「那时候要组一台收音机、电话机,在意的都是电晶体、马达这种关键零组件,保险丝被视为最没有经济价值、最没有技术门槛的零组件,从来没有人会在意,这家没有、再换一家拿就好了!」

然而,从来不被注意的保险丝,却因外商突然紧缩进口量,让台湾这些中小企业一下子面临「万事俱备、只差保险丝」的窘境。以邱鸿智任职的公司为例,不到一个月内,就堆了好几个货柜的货,全都只差一颗保险丝而无法出货。

为了解决保险丝缺货问题,邱鸿智自告奋勇,向老闆请缨扛下这挑战。当时邱鸿智心想:「保险丝,不就两个铜帽与一根铅线,有什幺难的!我自己做!」于是,邱鸿智走遍三重、新竹一带,买齐了各种规格的铜帽、铅线,发挥实验精神,自己在家里客厅摸索生产保险丝。

短短一周,邱鸿智就在自己客厅生产出公司所有货品欠缺的保险丝,顺利解决了公司的难题,也让邱鸿智在圈子里一炮而红,每家老闆都抢着向他拿保险丝。从来也没想过创业的邱鸿智,就这样被时势推着走,一头栽入保险丝产业,在一九七七年创立功得电子。那一年,邱鸿智才二十三岁。

危机:父亲逝、工厂毁
获老员工支持激励再出发

少年创业看似风光得意,但邱鸿智却始终抑郁寡欢。「那时候,我都不敢对别人说我在做保险丝,因为这东西太容易了,只要几个零件装一装就可直接出货,技术含量之低,连我还没上小学的儿子都能投入生产行列,很怕被同学看不起!」邱鸿智苦着脸回忆。

说也神奇,虽然没用全心经营,但因抓準了相对冷门的保险丝产业,竟让邱鸿智在三十岁前就稳稳赚进数百万元的财富,生产基地也从家里客厅扩张到台北市福林桥旁的民宅,租下一楼当作办公室及工厂。然而,一九八四年的一场水灾,成了改变邱鸿智一生的转折点。

那一年,邱鸿智刚好走到三十岁的人生关卡,早上才在医院陪着父亲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原以为这就是人生最痛的时刻,没想到,傍晚接到员工电话,语气紧张地说:「工厂淹水了!所有设备、材料都泡汤了!」站在医院长廊,邱鸿智拿着话筒,心里有一度甚至忘记什幺是「痛」,还以为老天爷在跟他开玩笑;那一天,又恰好是閤家团圆的中秋节,仰头看着斗大的满月,成了邱鸿智至今仍忘不掉的伤痛阴影。

隔天一早,邱鸿智带着沮丧的心情走进满目疮痍的公司,看着近千万元的设备、材料全都损毁,心情极度沮丧的他,不发一语地坐在工厂的小客厅。这时,一名老员工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说:「薪水不拿没关係,我们一起把它(工厂)再整理起来。」

这时候,邱鸿智才真正转念:「员工都这幺努力,那我更没有放弃的权利。」从此之后,邱鸿智把一天当两天用,每天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早上先在工厂顾生产线,下午一有空,就提着一只皮箱到当时的台北市中华商场(台湾早年电子零组件器材集中地)推销自家产品。

邱鸿智说:「那时候真的是『台湾钱淹脚目』,只要愿意打拚,到处都有客户。」短短四年时间,邱鸿智就把那次水灾所造成的上千万元亏损弥平。

危机:网路泡沫
乘机扩张规模逆势投资

随着台湾产业主流从家电转型到PC资讯产品,对于保险丝的精密度要求愈趋严苛,功得也被迫从手工製作走向自动化生产,邱鸿智表示:「当时一台自动化机器几乎等于一辆宾士的价格。」但为了在变动激烈的电子产业中存活,扩张规模成了功得站稳脚步不得不的选择。

二○○一年网路泡沫化,全球电子产业皆遭受重创,大多数台厂都忙着减薪、裁员、放无薪假,笃信佛教也熟读《道德经》的邱鸿智,却抓紧机会、坚持逆势投资。利用这波产业低潮,大举收购土地、购买设备,斥资超过一亿元新增现在的五股厂,让产能大幅扩增。邱鸿智直白地说:「也是因为景气好的时候,国外设备商原本不屑卖你东西,在金融海啸就变得什幺都好谈!」

靠着危机入市哲学,邱鸿智用「产能规模」奠定了全球前三大保险丝供应商的基础;但便宜、量大还不够,随着电子产品设计走向轻薄短小,体积比一片指甲还小的陶瓷晶片保险丝开始崛起。为了赶上这全新的产业浪潮,邱鸿智转而向工研院材化所取经,合作研发出自有规格的陶瓷晶片保险丝。

二○○八年香港电子展上,功得首次展出自家的陶瓷晶片保险丝。会场上,美商竞争对手的主管竟然亲自上门「呛声」说:「你们怎幺做也不会比我们便宜,不如让我来帮你们代工生产!」

当时,担任功得业务主管,同时也是邱家大女儿的邱郁惠,立刻打国际电话告知父亲状况,邱鸿智一听,马上就知道功得这项产品成功了,让竞争对手开始感到威胁,虽然被呛声,心里却是开心得不得了,要女儿婉拒这项提议,成就美商抢帮台厂代工的「佳话」。

靠着多元产品线以及与时俱进的生产技术,功得站上全球消费型3C电子产品保险丝龙头,每年出货规模逾十亿颗,触角伸入每个人的生活。但神奇的是,成立三十多年来,功得始终坚持不公开发行,对此,邱鸿智解释说:「保险丝这产业就是没有惊喜,与其让股东失望,不如就自己稳稳地做好本业。」

展望未来,由于功得尚未打入航太、伺服器等高单价保险丝领域,营收规模比起美商BUSS、Littelfuse仍有好一段距离,但邱鸿智常跟员工开玩笑说:「『小三』是最厉害、最可怕的,只要努力,小兵也能立大功。」期许功得继续用一颗保险丝,写出台湾骄傲。

邱鸿智
出生:1954年
现职:功得电子董事长
经历:电子厂生产管理专员
学历:万能工专电子科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功得电子
出生:1977年
负责人:邱鸿智
资本额:7.2亿元
主要业务:保险丝相关零配件产品之研发、设计、 生产、行销与服务
主要客户:惠普、戴尔、苹果、东芝、台达电、光宝、友达、鸿海集团
近三年营收:7.16亿元、7.12亿元、6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