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富豪爱泼斯坦神秘之死

2020-07-30
    美国富商、金融家、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dward Epstein)在8月11日被发现前一天在纽约曼哈顿大都会拘留所的牢房里离奇地自缢。这个消息最近震动了整个美国。
    爱泼斯坦是在7月6日从巴黎乘坐他的私人飞机在新泽西泰特博罗机场(Teterboro Airport)降落的。刚下飞机他就被FBI的特工逮捕,然后被送进曼哈顿的联邦拘留所。7月8日纽约的联邦检方正式起诉爱泼斯坦并拒绝了他的保释申请。检方指控他从2002至 2005年期间运营着一个性贩卖圈,有十数名未成年少女在他位于曼哈顿71街的豪宅和佛罗里达州棕榈沙滩的海景房中受到性侵(《纽约邮报》)。但他对指控拒绝认罪(plea not guilty)。
    爱泼斯坦因未成年者性贩卖(sex trafficking of minors)罪被拘捕和起诉,据悉牵涉到性侵十多名14 岁以下的女孩并唆使她们卖淫。一旦指控他的罪行成立,他将面临45年监禁。
    据《卫报》报道,就在爱泼斯坦死前两天,他签署了一份遗嘱,将价值5.77亿美元的财产留给唯一的继
承人:他的弟弟马克∙爱泼斯坦(Mark Epstein),其中5600万是现钞,其余在信託账户中。他并指定他的两 名律师作为遗嘱执行人。据已知资料,爱泼斯坦并无子女。2019年富豪榜称他有20亿美元的财产,其他财产作何处理尚不清楚。
    有人猜测他自杀是为了不使他的财产作为对受害者的赔偿,因为他死了,对他的起诉也会撤销。所以他的自杀和遗嘱实际上是为了保护(shield)自己的财产。
    有人发现爱泼斯坦在入狱后曾表现出极大的恐慌。是否跟政坛要人打了数十年交道,他意识到目前形势对他的不利,他的案件可能牵出一些民主党要员。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说他入狱后曾告诉警方他担心有人要谋杀他。    
     但一个人能在拘留所自杀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小的,特别是他在7月25日曾因自杀企图被发现后已被移送到监管较严的牢房,每半小时就会有看守从窗外监察牢房一次。所以有人怀疑他是被自杀或被谋杀,是否因为此案可能牵出太多各界名人,特别是民主党的政客而被灭口?这样的怀疑包括一名爱泼斯坦性侵受害者的律师,他说他有信息可说明这名恋童癖亿万富翁不是死于自杀。
    为此,据Fox新闻报道,司法部(DOJ)长即总检察长(AG)巴尔(William Barr)在答记者问时承认发现狱中出现一些异常(irregularities)。这样一来,这个案子就更扑朔迷离了,儘管验尸官确认他死于自杀。巴尔表示,追查此案是否有任何可能的同谋的刑事调查仍会继续进行。当然,调查爱泼斯坦自杀的案件马上就开始了,至今已有二十名监狱员工收到传票接受法庭审查。      
    同爱泼斯坦交往的各种名人确实太多。他在纽约有栋价值7700万美元的豪华别墅,出入者包括着名演
员、某些国家的总统、英国王子安德鲁公爵(女王的三儿子,查尔斯王子的小弟弟,他曾在那里接受一名年轻俄国女郎为他做足部按摩,据说是爱泼斯坦自己透露或有人看到约克公爵安德鲁做了足部按摩的。爱泼斯坦的原律师要求安德鲁王子为证明自己清白站出来说话);甚至还有沙乌地阿拉伯王储,人称MBS的宾•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纽约时报》说他还同MBS通过多次电话。
        爱泼斯坦于1992年在美属维尔京群岛(US Virgin Is)注册了一间公司,几年后,1998年他以公司名义用8百万美元买下了群岛中一座面积为0.32平方公里的叫“小圣詹姆斯”(Little St. James)的小岛(2019年初该岛价值为6400万美元),在岛上建造别墅群,栽种棕榈树,并僱了70名保安和工作人员,成为一个会所型的休假地。传说他在小岛上招聘一批未成年的少女接客,提供性服务。
    爱泼斯坦于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区,今年66岁,比前总统柯林顿小七岁。他在布鲁克林区长大。查Wikipedia得知爱泼斯坦的家境并不富裕,他先后在库珀大学(Cooper University,1969-71)和纽约大学学习,还没拿到学位就开始工作了,在纽约一间中学教书。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几年后他改行进入银行界然后转入金融业,担任过各种不同职务,不久就成了一名百万富翁。关于他如何摇身一变成为百万富翁,人们不很清楚。熟悉他的人说他头脑灵活,颇有演讲才华,善于待人接物,有非凡的交际和沟通能力,思维快速而清晰;他弹得一手好钢琴、爱好古典音乐。大概因此能讨人喜欢,做生意易打开局面吧。      
    成为金融业的富豪后,他在纽约曼哈顿上东区购置了那栋45000 平方英尺、价值7700万美元的别墅, 将它装修得无比奢华。走进别墅,大门右手墻上挂着一幅柯林顿前总统穿着一条莱温斯基式样的蓝色连衣裙和红色高跟鞋的画像,画像中他侧身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一张沙发椅里,两腿搁在沙发扶手上。这张画像曾出现在最近的电视新闻,它出自艺术家克莱德之手。另外还有一幅价值590万美元的油画,画着一名用手掌遮掩着乳房的女士,她边上有一头製成标本的老虎和狮子狗。
    爱泼斯坦在世界多处拥有房产,有多达三十几辆豪车和多个住址:纽约、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海滩、新墨西哥州的斯坦利,法国巴黎第16区近凯旋门处,还有小圣詹姆斯岛。他在新墨西哥州还有一个大牧场。
    爱泼斯坦是民主党的重要捐助者之一,为民主党很多议员、参议院提供过政治献金。他还常年赞助一些文化和教育机构,如大都会博物馆、麻省理工学院,以及多个慈善基金。
    爱泼斯坦很有天赋,虽然没有高学历,连大学都没毕业,却据说有“惊人的数学头脑和想象力”,居然曾被纽约一间中学聘用教过他并无学历的数学和物理。他还懂量子物理和天文学,对物理学、天文学和科技的兴趣使他除了捐助教育文化机构外,还特别捐助很多学术界的重大科研项目。他曾资助在小圣詹姆斯岛开学术研讨会,讨论粒子物理、暗物质、万有引力、宇宙学等课题,邀请过三名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及包括霍金在内的着名科学家来开会。他同盖茨、脸书总裁扎克贝格、Telsa总裁马斯克(Elon Musk)这样着名的高科科学家也有交往。
    2007年他因儿童性侵罪在佛罗里达州被起诉。儘管罪行严重,检察官阿考斯塔(Alex Acosta)在2008年只判了他18个月徒刑,实际执行13个月,2010年刑满释放。服刑期间他还可以出监狱去自己办公室上班。原因是阿考斯塔发现爱泼斯坦的辩护律师是他以前的同事,他建议爱泼斯坦以认罪获得从轻判刑。阿考斯塔后来成了特伦普政府的劳工部长。爱泼斯坦再次被捕后,7月9日阿考斯坦说他罪行恐怖(horrible)。不过为了避嫌,即怕人说他以前轻判爱泼斯坦是包庇了他,阿考斯坦于12日宣布辞去劳工部长之职。 
    爱泼斯坦被捕后,法国性平等部长夏帕(Marlene Schiappa)要求检察官调查他是否在法国也曾犯过对未成年者性侵的罪行,法国儿童保护团体也写信给巴黎检察官要求调查。
        按路透社消息,有三名姓多尔的女性(Katlyn、Lisa、Priscilla Doe)在曼哈顿联邦法庭控告爱泼斯坦曾分别在她们17岁和20岁时强暴或胁迫她们做过其他不自愿的性行为。她们说爱泼斯坦是用一个企业的名义招聘她们的。
    《纽约邮报》报道说爱泼斯坦在新墨西哥州斯坦利的价值1700万、佔地一万英亩的牧场的住所里,地下室的楼梯底下近洗衣房处有一幅“让人害怕”的油画,画着一名少女躺在一头猛狮上。它是幅很大而有点奇怪的油画,尺寸至少有5X6英呎。2013年在农场工作过的一名匿名的合同工向Fox新闻提供了这张油画的照片并说看到这幅画会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牧场上有个多层车库,里面放着他收藏的很多价值数百万的高端名车,还有游泳池、飞机跑道、飞机库、消防车队和宾馆。牧场的保安非常严格,僱员由卡车运送到不同地点工作。一旦有所谓“特别宾客”来到牧场,保安就更为加强。《纽约时报》在七月下旬爆料爱泼斯坦在这里同多名女性发生过关係,说是“要用他的DNA来播种人种”。
    《迈阿密先驱报》曾发表长篇报道再次爆料爱泼斯坦。文章详述了爱泼斯坦的财富和早年经历,并介绍了他的洛丽塔号特快专机(Lolita Express Plane),引起全国注目。
    爱泼斯坦被捕消息传出后,立马站出来作证的证人居富莱(Virginia Giuffre)将矛头指向了民主党的两名大佬,说他们性侵了自己(其实是对她的性服务没付费)。8月初,美国一名法官解封了一些文件,它们也是居富莱(以前叫Roberts)提供的,同一件毁谤案有关:声称自己曾作为爱泼斯坦的“性奴”;而这名亿万富翁的前女友,现年57岁的吉丝莱娜•麦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曾被指帮该女“拉皮条”。作为英国社会名流的吉丝莱娜是英国前传媒大亨《镜报》老闆罗伯特•麦克斯韦尔的女儿,是她介绍爱泼斯坦认识了像安德鲁王子这样的英国贵族。吉丝莱娜曾希望爱泼斯坦娶她,但没成功,此后她就变成“妈妈生”一类人物,帮爱泼斯坦物色未成年少女。
    1990年代后期安德鲁王子开始同爱泼斯坦交往,之后麻烦和传言不断,像是交了“墓库运”。俄国女郎为他按摩只是其一。他在2001年曾被控在爱泼斯坦的曼哈顿豪宅里触摸了一位女性的乳房。《卫报》报道有法庭文件证实爱泼斯坦曾介绍他同一名15岁的少女发生三次性关係。王子还曾同前妻佛格森(Ferguson)和戴安娜的弟弟查尔斯(Charles Althorp)一起到过爱泼斯坦的豪宅等等。英国王室断然否定这些指责,称其为虚假而毫无依据(false and without foundation)。2011年,约克公爵宣称同爱泼斯坦正式断交。这次爱泼斯坦出事后,安德鲁王子在8月24日发表声明说“约克公爵对最近报道的爱泼斯坦据称的罪行感到惊骇。王子殿下谴责任何侵害人的行为;污衊他会宽容、参与或鼓励这样的行为实属卑劣。”之后他又发表第二个声明说他在1999年认识爱泼斯坦后每年只同他交往一两次,虽然曾在他的若干住所住过,但在同他交往的有限时间内并未亲眼目击或怀疑过他有性侵行为,直到最近案发才了解其劣迹。他承认他的错误是2010年爱泼斯坦刑满释放后继续同他交往了一段时间;他并遗憾地承认他所见到的爱泼斯坦并非一个真实的爱泼斯坦。
         爱泼斯坦在政界的好友包括特伦普和柯林顿。特伦普早在1992年就认识了他,不过他那时他并未从政,更未想到以后会竞选总统。爱泼斯坦出事后,特伦普说同他已有10-15年没有来往。据称2002年特伦普还说过爱泼斯坦“挺会享受社交生活(Jeffrey enjoys his social life)。”柯林顿同爱泼斯坦的交往更深。这位卸任总统多次乘坐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旅行(当然是爱泼斯坦请客,飞机的log book记载他共乘坐过27次)过欧、亚、非,到过南非、尼日利亚、加纳、卢旺达和莫三鼻给,主要是为柯林顿基金会作推广。他还多次到小圣詹姆斯岛度假。不过柯林顿在2005年就不再同爱泼斯坦来往了。
        最近看到的调查结果显示在爱泼斯坦死前24小时已撤销对他的监视,这是心理专家的指示。至于心理专家为何作此指示尚未见解释,所以验尸官的自杀结论至今依然成立。爱泼斯坦是否因政治原因被杀(即民主党担心他所掌握的该党大佬的性丑闻会影响该党明年的大选)看来仍无证据。
    另据CNN国际新闻报道,麻省理工学院(MIT)说它正在複查(review)来自爱泼斯坦的赠款。路透社也报道了在爱泼斯坦自杀案发生后,在教职员工的愤怒追问下,麻省理工院方赶紧对爱泼斯坦的赠款进行複查并为该院同爱泼斯坦的关係表示道歉。不过我认为不必对这些捐款过于不安,至少你在接受捐款时并不知道这个人后来会成为犯人,而接受爱泼斯坦的捐款的单位也太多了。人已死了,你难道还要把他的捐款吐出来不成?而不管他犯了什幺罪,他的简传中的教育和科技慈善家的身份仍然不会因他的性侵罪而被抹去。

美国富豪爱泼斯坦神秘之死59岁的安德鲁王子(左)和爱泼斯坦(IAN FORSYTH/GETTY IMAGES)

 美国富豪爱泼斯坦神秘之死爱泼斯坦在新墨西哥州的家中的油画(fox新闻照片) 
美国富豪爱泼斯坦神秘之死爱泼斯坦的照片(中)(《棕榈海滩邮报》)